第107章 打死勿论

上一章:第106章 腊月二十 下一章:第108章 三堂会审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千煌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,白净的脸庞中,略略有些无奈,而更多的却是慈悲之意,对着将岸合十施礼,声音清淡:“既然是切磋,便请定下规矩吧。”

将岸大笑:“上阵父子兵,我们一起上,剩下的随便你。”

梁辛闻言一愣,随即感觉肩膀一紧,干爹的手稳稳的抓住了自己。

“打死勿论?”千煌姿势不变,只有眉梢微微一挑。

“死而无憾!”将岸继续笑着,话音刚落,梁辛猛然觉得身上的汗毛微微一紧,立刻一步跨出。旋即强光夺目,一道儿臂粗天雷从天而降,正砸在他先前的落脚之处!

这一击,满堂皆惊!

这一道落雷,威力足以将五步修士初阶击成重伤;而千煌和尚根本不曾做法施咒,只凭心意便在瞬间里凝成了这道法术!

顾回头和秦孑各自皱眉,对望了一眼,千煌和尚实力惊人,固然出乎意料,可让这两大高手更意外的,背着个爹抱着个猴的梁辛,竟然能在刻不容缓之间,避开这夺命一击!

这就好像一只蜗牛突然长出翅膀飞起来,从而躲过了一头猎豹的扑击……

梁辛哇哇怒叫,身子一晃扑向高台。

千煌早知梁辛的身法玄妙,神情不变双手结印,向着天空轻轻一扣,雷云又现!对付梁辛,只要雷云便足够了,二国师不能在五大三粗面前暴露真实修为,心里打定主意,最多只用到五步实力。

梁辛不用抬头就知道又是雷云,扑跃在半空里的势子,全不合道理的诡异一转,又兜回来一头扎进了人群中。

在场的修士,谁也没想到会这样,气的纷纷怒骂,同时向着四下里散开,千煌也吓了一跳,忙不迭的合拢手印,控制住雷云。将岸则哈哈大笑,对着梁辛骂道:“没点出息,上去打!”

只见梁辛的势子又是一震,复而扑向高台。

一次扑跃,半空之中两次掉头转向,却始终未动真元,这样的身法,饶是修士们见多识广,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。

千煌刻意隐瞒实力,这片雷云比着前天夜里那片还要小一些,其间蕴藏的雷法自然也少了一点,可当一道道雷霆绽放开来的时候,声势却不遑多让。

他算的精准,这次梁辛身上多背了个大活人,身法必然会受到影响。

千煌却不知道,正是因为前夜的雷阵洗礼,梁辛对协调、平衡的理解上又有突破,此刻虽然背着义父,但身法却更加纯熟,此刻不仅是在雷云下左躲右闪,甚至还在举足跨步中,向着他一步步逼近!

雷声轰鸣,数千人却鸦雀无声,每个人都眯起眼睛,于电闪雷鸣之中,仔细盯着梁辛的身法,有资格来浩荡台的修士们无一不是有识之士,谁都能看出梁辛的身法虽然丑陋,可效率却极高,全身每一寸肌肉、每一个关节互相配合,于不可能之间,就那么怪里古怪,又从容不迫的穿梭去雷霆之间。

而一些高阶修士的神情,要愈发的凝重,他们全都能看得出,梁辛虽然身负声色境真元,可在眼前的这番拼斗中,依靠的完全是身体,他的真元根本就没有调动!

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,梁辛是在以一个凡人之力,来对抗着足以重创五步修士的雷法神通!要是这种本事在凡人中普及,那修士们趁早别再中土呆另外。

当然,这种想法有些偏执,梁辛的身体在以前的修炼中,已经被真元改造、提高了很多,普通人不可能有梁辛这么强的身体。

不过,事情的本质是不会错的,这场拼斗到现在为止,梁辛靠的,只是自己的身体!

雷电激荡,将岸的头发都根根直立,羊角脆也乍起了满身的绒毛,双眼紧闭,偶尔撩开一道缝隙向外一撇,又赶忙闭眼……

梁辛越跑越从容,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,雷法发动时全凭身体去察觉,一双眼睛就紧紧盯着千煌,努力的向他靠近着……虽然梁辛还没想好,等靠上去了之后自己要干什么,动用七蛊星魂去打星阵么?那身法就维持不住了。

眼看着敌人步步逼近,千煌皱了下眉头,似乎惊讶于梁辛的进步,双手是一翻,新的手印之下,又一道雷云凌空而现!

两道雷云并拢重叠,雷法的威力陡增一倍,梁辛怪叫了一声,身子一转又想往人堆里扑,台下的修士们也不傻,一看他又要回来,呼啦啦的四下散开。趴在背后的将岸哭笑不得,笑骂道:“笨小子,别忘了你还有的爹!屏气凝神,全身放松,一切都随着我来动!”

话音落处,干爹将岸的身体倏然抖动了起来!

梁辛不管天上的雷云,不管身边的闪电,再不使一丝力气,全身都松弛了下来,仿佛变成了一只木偶,一切全凭将岸做主。

一代魔头,真元尽丧,可身体还在,他参悟本能而炼成的身法还在,此刻须发飞扬,仰头望着天空中的两道雷云,满脸都是狂放的笑容,肩膀、后背、四肢都在飞快的抖动着,带着梁辛一起突围,一瞬间里,他们的身形快了不知多少倍。

身形依旧怪异,可因为速度的激增,大洪台上陡然升起了一阵阴森的鬼魅气息,他们的动作已经化作了一连串黑色的光华,一闪、一闪、一闪!

在观战修士的眼中,只有这三次闪没,梁辛父子便已冲透雷云。

梁辛将猴子翻手交给干爹,七蛊星魂陡然流转,暴喝之中四肢大张,扑向了正满目惊异的千煌和尚。

一切都发生在转眼之间,片刻前梁辛马上就要被雷法吞灭,而可此却扑跃而起,千煌虽然意外,但六步修为反应如电,眉角轻跳之中,双手一盘,低声喝道:“障。”

只见一片巴掌大的绿叶,凌空而现见风陡长,转眼化作一道巨大的绿色屏障,挡在了千煌跟前,而梁辛却扑跃不停,几乎是一头趴在了绿叶障之上,随即星力连击,一连串,二十一击!

早在到达镇山之前,梁辛就靠着干爹传授的身法,连打星阵又得以突破,一月、二月、三月,三座大阵,二十一枚涟漪转眼勾连。

尤其妙的是,现在的拳阵由全身激发,速度比着原来提高几倍,已经完全可以用来当做攻击敌人的手段了。

一、二、三月,北斗指东,天下皆春!

三阵合一的瞬间,一股淡淡的清甜春趣转眼弥漫,台下观战的修士之中,定力稍差者甚至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全身都暖洋洋的舒闲懒散。

旋即,巨力爆发。

千煌不是轻敌,只是不想暴露真正的实力,他的绿叶障,也不过是件抵挡五步初阶修士全力一击的普通法宝。

梁辛和老头子的身法诡异,在逃命时或许管用,可说到打,还是要靠真正的力量。单以将岸而论,就算他的身法速度再快,能够冲过雷云,但没有力气,无法发动神通,也根本伤不了千煌和尚。

所以千煌虽惊却不乱,梁辛的真元摆在那里,这是做不了假的事情,不过只是个勉强够到声色境的修为,这件绿叶障足够他打上一百年,可谁又能想到,这小子三步修为、四步之力、而打出的拳阵,却是五步中阶的全力一击!

五步初阶的防御法宝,对上五步中阶的倾力攻击,绿叶障只来得及发出半声哀鸣便轰然散碎!

哄的一声,惊呼四起,若不是亲眼所见,谁敢相信天下间还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千煌和尚也猝不及防,被巨力掀起重重跌到了高台边缘。

台下的修士们,再望向梁辛的眼神也都在不知不觉里变化了……古怪的身法,古怪的拳阵,在众人眼里,梁辛就是个怪胎。

千煌和尚站起来,双手合十,对着梁辛微微躬身:“两位施主神通了得,和尚望尘莫及,认输了。”

梁辛还以为他又要发动雷法,忙不迭的往旁边一跳,结果什么都没有,二国师宁可认输,也不愿显露六步之力。

此刻,琅琊正躲在人群中,俏脸上隐藏不住的兴奋,这一战虽然短暂,可梁辛显露的实力,比着不久前绝对有了一个质的飞跃,就算骑上金翅大鹏鸟,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个多月里,进步如此迅猛。除非……天下人间!

一想到‘天下人间’,琅琊的五脏六腑都有些发痒了,关于救人、翻案的一切她都已经布置妥当,能不能成事,就看天意了,等着梁辛下台,她便要靠上去,在得到功法前寸步不离他的左右。

按照琅琊对他的了解,既然二国师认输了,梁辛多半会傻笑几声,就此下台。

可现在,梁辛丝毫没有下台的意思,而是指着散落于四周的绿叶障残骸笑道:“我是用北斗星阵打碎这件宝贝的……在鄞州兔几丘,我也用这个神通对付过海棠和尚。”

二国师的眼皮低垂,闻言后不易察觉的皱了下眉头,却没多说什么。

梁辛却不依不饶,扳起了手指一个一个的数道:“海棠、铃铛、琉璃、铿锵、白毫……还有个佟兵郎,你的这些弟子,人人不得好死。”

千煌和尚抬起头,露出了个笑容,淡淡的说了句:“都是些好孩子,死了可惜了。”却依旧没有动手的意思。

梁辛哪是报前夜的雷云之仇那么简单,他是在找二国师的麻烦。他是想激怒千煌。

妖女不可尽信,想要救两位兄长,就不由得他不多做一份安排、多加一层保险,只要能逼出千煌的真实修为,待会的那场官司里他便占据上风。

石林、梁辛、琅琊甚至庄不周,都能猜出国师是邪道的高手,改变气运就是为了拖住正道的后腿,可关键是他们拿不出证据。无法证明国师是邪修,那国师就是朝廷的人,所做的一切皆为公事,改变天下风水的也从邪道变成了朝廷。

可若是能逼出千煌真正的修为呢?一个逍遥境的大宗师,又怎么可能贪慕人间富贵。

对于修道者而言,逍遥境是一道分水岭。六步之下只能算是修士,而六步之后便是宗师境界了。如果不算‘五大三粗’这八大天门,放眼整个修真道,修炼者多如牛毛,而真正能够达到逍遥境的宗师,‘九九归一’加在一起,一共也只有五个。

五大三粗派驻一线天长老会的弟子,无一例外都是五步大成的修为,一旦其中有人突破到逍遥境,就会被门宗召回,换人顶替。

换个角度来看,达到逍遥境的修士,已经有资格成为天道的一部分了。

逍遥境的国师?不属于任何正道门派的六步修士?负责调查乾山惨案的大宗师?

只要能逼出国师的修为,便不由得一线天、五大三粗这些人不怀疑了。

另外,梁辛也曾经想过,两个国师偷改气运,会不会和东篱先生、宋红袍一样,都是先祖留下的暗棋,可最终他还是否定了这个念头,因为两个国师杀起青衣来,毫不忌惮!

逼得千煌和尚露出真本事,这是梁辛的小算盘,先不管事情后续如何发展,都要先把国师真正的修为逼出来再说。等国师一发飙,他就往秦孑和顾回头身后去躲……

只不过他原来想的是等审案开始,再想办法找麻烦,可他老爹却提前发动,要给儿子报仇。

可惜,即便是在干爹的帮助下,他也无法逼出千煌真正的实力。

梁辛数过了国师六个惨死的弟子,千煌却依旧无动于衷,逍遥境的道心,根本就不是他能够理解的。

梁辛似乎有些无奈,叹了口气,最后望向千煌:“解铃镇里的人,是被我救了下来,他们知道的事情,我自然也已经知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苍穹中猛的滚过一连串的闷雷,宛若暴雨前的憋闷,一股让人心神不宁的强大威压,弥漫张扬。

千煌和尚不知何时已经飘身在半空,正眉头微皱,侧头望着梁辛:“你这孩子脑筋不好,想要寻死,何必罗里罗嗦的说前面那些事,直接说解铃镇便可以了”

在和尚身后,乌云滚荡!

顾回头眯起了眼睛,秦孑则双手背负挺起了胸膛,一起抬头望向了半空里的千煌,不过却没有要出手的意思。

千煌依旧没有动怒,可解铃镇、赵庆父子的事情,却绝不容梁辛在这里说出来,而此刻,他蓄势待发的,只是五步大成的神通,当着五大三粗的面,‘六步’这个雷池,他决不能跨。

梁辛见识浅薄,分不清五步大成和六步的区别,但是单凭身体的感觉,他就明白自己绝不可能躲过千煌和尚这一击,就算心里有什么妙计,也得先把小命保住了再说,当下想也不想,撒腿就往秦孑和顾回头那里跑。

不料这两个来自八大天门的高手同时对自己一笑,身形一晃竟然飞上了半空,根本不去护他。

两大高手要看千煌的真正本领,又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手阻拦。

大洪台上的其他修士,也纷纷施展身法,全都飞跃到空中,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,一线天的木剑还在呵呵的笑道:“事先约定,打死勿论,没人可以插手!”

梁辛千算万算,却漏了一个足以致命的关键,脸色苍白一片。为救义兄,事情败了,死便死,可身后还有个被困千年才刚刚重返人间的干爹。

梁辛深吸了一口气,想要把老头放下独自去迎敌,不料将岸笑着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:“笨小子,别忘了你还有的爹!”说着伸出了双手,右手的袖子在羊角脆的嘴巴上一抹,左手则稳稳的抓着梁辛的手,沉声道:“拿来!”

漫天乌云滚荡,观战的修士们情不自禁的向后退开,琅琊眼看着‘天下人间’要遭雷劈,急的咬碎了银牙。

闷雷声忽然扩大了千万倍,一道足有磨盘粗细的金色激雷,自半空里扑跃而出,向着梁辛狠狠劈落!

而于此同时,大洪台上响起了一声夜枭般的怪笑!干爹将岸,突然挺直了腰板,就从梁辛的背上一步跨出,仿佛脚下有着一架无形的楼梯,凌空蹬高了一步,抬手,出拳,稳稳打在了粗豪的闪电上。

势无可当的天雷,竟真的被老魔头的一拳,砸得顿住了!

怪笑不停,跨步不停,出拳不停!声声大笑里,老魔头衣袂猎猎,一步步走上半空,而他的拳也越打越快!也许是老头子的拳头太快了,以至于观战之人都产生了一个古怪的错觉:那粗豪的闪电……变慢了?

先前还宛若怒龙、摇头摆尾的粗大闪电,此刻好像被抽掉了筋骨的蛇子,就那么凝在半空,愣愣发呆。

千多年前,天下人间震惊海内,可老魔头出手只为印证功法,专挑正道中的绝顶高手约战,所有的对手都已化为枯骨,所以‘天下人间’虽然盛名不衰,但是真正认识这道神通的人却几乎没有,此刻老魔头大显伸手,观战的修士们只觉得不可思议,却无论如何也联想不到他的身份。

只有琅琊的眸子晶亮,一眨不眨的盯着半空。

身处将岸拳风之内的千煌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只知道自己被一股自无法想象的力量禁锢住了!从里到外,一切的一切都被禁锢,真元流转的速度,比着蜗牛还慢,即便他想爆发真正的力量也来不及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那个化身神魔的老头子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!

梁辛则盘坐在地,摒心静气,甚至都不抬头看一眼头顶上的对峙,他在集中全部的精神,来压制身体中烦躁不已的星魂,六道星魂。

片刻前父子双手相握,梁辛把一道星魂度入将岸体内,老魔头悍然发动‘天下人间’,凭得就是这一道星魂的力气!

七道星魂之间彼此联系,将岸想要借用一道星魂发动神通,梁辛就必须压制住自己身体中的其他六只。

将岸已经一千年没打人了,此刻当着天下修士的面,满身桀狂比着天上的乌云还要更汹涌,在定住闪电与敌人之后,大步走到千煌跟前,左手挥扬……啪,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全场!

同样传遍全场的还有将岸的怪笑:“我儿子,岂是你能打的!”

千煌不能动弹,连眼神都在‘天下人间’之中被桎梏,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将岸。

一记耳光之后,将岸又好像心疼眼前这个白面和尚似的,抬起右手,将袖子上蹭到的羊角脆口水,小心翼翼的抹到了千煌的脸上。

跟着,老头子笑的就像刚堵了邻居家烟囱的顽童,又得意又高兴还带着几分害怕,一溜烟的跑回到梁辛的后背上,伸手将星魂之力换给了儿子,不住口的催促道:“快跑,往哪躲你最有经验……”

梁辛不用再控制星魂,仰头脖子挪动脚步,直到确定自己就在千煌和尚脚底下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。

此刻,天下人间的劲力犹在,千煌和尚不能稍动,可谁也没注意,他的双眼已经变得血红。

大群的修士,包括顾、秦二人都在纳闷,梁辛父子好像避雨似的,跑到千煌和尚的正下方,究竟是在做什么。

顾回头咳嗽了一声,对着梁辛父子点头笑道:“想不到啊!老子英雄儿好汉,两位算得上是修真道上的天才奇葩!敢问老爷子和小兄弟怎么称呼,师承何处,以后大家多亲近!”

将岸抬头笑呵呵的回答:“我们爷俩都是无名散修,修为么,您老也能看得出来,浅薄的很,依仗的就是些江湖门道,出其不意占了国师的便宜,纯粹是运气。”

梁辛也抬起头,附和着笑道:“运气,就是运气!”

另一个高手秦孑皱眉,在她看来,梁辛笑容总有些使坏的味道……

顾回头知道眼下也不是问话的时候,笑了笑又扯开了话题:“我看您二位占位讲究,忍不住还想多嘴问一句,您这是想要踏住什么阵法……”

梁辛再也忍不住了,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,把周围数千人都闹懵了,而就在此刻,一声淬厉的巨响,始终停在半空的那道闪电轰然劈落于空地,将岸的‘天下人间’之力尽数消散。

千煌和尚目眦尽裂,仰天发出一阵凄厉的长嗥,旋即,本就不算清朗的天空一下子黑暗了起来,如墨汁般的乌云从四面八方集结而至,被怒火彻底烧毁神智的千煌妖僧,拼出了全部修为,嘶声怒吼间,万道雷霆迸发!

刚才见梁辛父子必死,却飞上天空袖手不救的顾回头、秦孑,终于明白梁辛在笑什么了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06章 腊月二十 下一章:第108章 三堂会审
热门: 独行剑 七宗罪13:碎尸疑云 鬼妻 心理追凶:血泊之下 盗墓笔记5迷海归巢 美人图 灵异怪谈 轮回·半步多 六迹之大荒祭 九九神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