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章 腊月二十

上一章:第105章 雷云追袭 下一章:第107章 打死勿论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突然出现的,并不是一道神雷,而是一片雷云!

梁辛开始时想逃,可很快发现自己纵跃的速度远远比不上雷云的追袭,干脆站住了脚步……

雷云压在梁辛的头顶,似乎是在戏弄猎物的恶兽,并未急着劈落神雷,而是开始缓缓的旋转起来,一层层紫弧在雷云中闪过,凶戾得让人窒息!

琅琊刚刚被梁辛甩到一旁,此刻才刚刚跳起来,俏脸上满是焦急与恐惧,有心帮忙,可这道雷云,绝不是她能抵御的,饶是妖女机变百出,此刻也只有干着急的份。

终于,雷云一震,刺目的强光震裂长空,十余道神雷轰然绽放,宛若天神的银鞭,狠狠击落。远远望去,连串的闪电交织成网,必杀梁辛。

雷法一动,梁辛也动了!

梁辛的动作诡异而丑陋,时而肩膀紧缩、时而手脚乱甩,甚至有时候还在学‘瘸子跳远’,可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,刚好避开自天空劈落的雷法,看上去险到了极点,偏偏却连一根汗毛都不曾受伤。

天上的雷云方圆十余丈,却仿佛蕴含了万道天雷,毫不停歇,层层劈落;而梁辛也突然被‘万兽附体’,各种匪夷所思的动作层出不穷,每每于千钧一发之际,总能够躲开被天雷灭顶的厄运!

远处的琅琊呆立当堂,眸子里尽是骇然,即便猜到梁辛必有奇遇,可她也无论如何不敢相信眼前正发生的一切。

那些丑陋的动作,在衔接之中顺畅而连贯,看得久了,竟然透出了些从容的味道,好像他不是在雷法中躲避、逃命,而是在晃晃天雷之中图腾狂舞!

雷声荡漾,满山皆惊,散修们惊疑不定,有些谨慎之人已经取出法宝,凝神远望着浩荡台的方向。

九龙司大营中,青衣们脸色沉稳,不发一言各自守住岗位;负责守卫指挥使帐篷的胖汉子倾满脸狰狞,拎着自己的两把巨斧,躁动的走来走来;小汐眉头微皱,眉角轻轻的跳着,清丽的小脸上铺满了虐戾。

后山的将岸却根本不去看远处荡漾的雷光,老头子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身前的篝火,嘴里却不自觉的喃喃念叨:躲得过,别死啊。

而此刻的梁辛,早已将外物摒弃,心思里一片空明,全副精神溶入了身体,要做的,也仅仅是躲过这一道天雷,然后静静等待着下一次危机的降临,再躲……

心思转圜,将身体的本能化作身法,不管天塌地陷,我只当在猴儿谷里绕树!

即便是快若闪电的天雷道法,在击中自己之前也有征兆——当激雷成形时,身上的汗毛都被其吸引,微微晃动,这微小到几乎难以察觉的变化,就是梁辛躲避天雷的风向标。

身体做出的反应,比着他的灵元真气要快上一线,这一线,就是他活命的关键!

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,也只有梁辛自己心里明白,他每一次躲避,实际都是在神雷击落之前。若等天雷落下时再躲,他的身法再快三倍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前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在远处失神观战的琅琊却感觉仿佛过了寒暑四季般漫长,身处雷云之下的梁辛,根本就忘了时间的存在!

羊角脆早就吓傻了,双眼紧闭,一只手拼命抱着梁辛的脖子,另一只紧紧搂住自己的香瓜,估计心里正在后悔,早知如此,应该先把它吃掉才对……

终于,轰鸣隐没,在最后一串尤其粗大的神雷斩落凡尘之后,雷云消散于无形。

梁辛也站住了脚步,抬头看看天空,又转头看看琅琊,目光突然一转,满脸狰狞的瞪向浩荡台,纵声长啸:“王八蛋,再来啊!”

琅琊狠狠的一跺脚,骂道:“傻子,还不快跑!”

梁辛这才一惊而行,惊骇的怪叫中,两人一个上山,一个下山,撒腿就跑……浩荡台中,突然响起了一阵畅快的大笑,正是曲青石!柳亦也在笑,不过他的本事小,没办法把自己的笑声送出来,可哪又有什么关系,柳黑子照样手捂肚皮,笑的眼泪横流,对着他们兄弟身前不远处的两个和尚笑着骂道:“秃驴,我那兄弟岂是你们能杀的!”

曲青石、柳亦两人被国师亲自抓走,并没有受到虐待,甚至连武功都没被废去,只不过被玄铁链锁住了双脚。

他们两人被关在浩荡台西侧,象征着六合之西的白虎阁中,也正如所有人猜测的那样,由两位国师亲自看押。

柳亦继续笑着:“两位国师,你们也听我兄弟说的话了,劝我们认罪的事情,就不用再提了!”

大洪朝两位国师是一对师兄弟,师兄法号麒麟,看上去已入耄耋之年,牙齿都掉的精光,干瘪的嘴唇凹陷,满脸都是深深的皱纹,连光秃秃的头皮也不例外;

师弟法号千煌,四十几岁的模样,身体微胖,长的珠圆玉润,白面无须,刚刚出手施展雷法,想要置梁辛于死地的就是他。千煌烦透了柳老大的聒噪,抬手一挥,曲青石和柳亦两人同时闷哼,昏了过去。

十二月二十日马上就要到了,两位国师肩负重任,从不曾离开犯人半步,这么多天里一直平安无事,可没想到今天,竟然有人明目张胆的跑到浩荡台门口对着囚犯喊话。

千煌身负六步逍遥境的修为,精擅雷法,梁辛那点修为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,不过为了杀一儆百,他还是唤出了一道雷云。

虽然不是全力出手,可这道雷云就连五步初阶的高手也抗不过,却不料被对方的古怪身法尽数躲过,随即逃之夭夭……

麒麟和尚老的好像随时都会死掉,轻轻的叹了口气:“看守犯人要紧,不用去理会那些小妖怪了,掀不起什么风浪的。”

千煌和尚双掌合十,恭声道:“谨遵师兄教诲。”

随即,两个和尚各自打坐,再没有一言半语的交谈,两位青衣陷入沉睡,整座浩荡台陷入漆黑与寂静之中……

梁辛生怕还有雷云追杀自己,不敢停留半步,转身逃离浩荡台,可没想到刚跑了两步,脚下发软一个狗啃泥就摔在了地上。直到摔倒在地,他才发现自己全身酸软,身体好像要散架似的,全没了一丝力气。

刚刚那一场对抗,身体发挥到淋漓尽致,前后不过盏茶的功夫,却耗尽了所有的体力。梁辛深吸了口气,勉强爬起来,看看浩荡台中已经安静了下来,心里稍稍松了口气,踉踉跄跄的跑向后山,去找干爹去了……

第二天,又有大批的修士赶到,可修真正道中的主要力量依旧没有现身,这倒没什么奇怪,大门宗自然有大门宗的气派,和凡间朝廷会审凶犯,又何必早早的赶来等着。

琅琊也好,青衣也罢,都不曾再来找梁辛,梁辛也乐得清静,昨夜那场激斗,对他而言,无疑是一场恰到好处的训练。于雷光交错之间,梁辛对身体的控制更上层楼,只不过这种训练,一个应对不慎,就会死于葬身之地的训练,最好别太频繁。

羊角脆天性通灵,在昨晚的雷暴之中,就已经悟出了‘天下人间,来不及’的大道,回来之后立刻吃掉了自己的香瓜。

白天安宁,晚上也格外清静,所有人都早早休息,养足精神等着明天的大戏开锣!

梁辛却用功不辍,静坐在干爹身边,催动真元运转心法,他自己也没数究竟转了几个大周天,只知道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边已经泛起了微白,身前的篝火已残,义父将岸正裹着毯子呼呼大睡,小猴子也挤在老头的被窝里,从毯子印迹上,能够清晰的看到它高高撅起的屁股……

等到天色大亮,梁辛抱着小猴,背起干爹,一起赶赴浩荡台,等到了地方一看,山坡上早已人满为患。

镇山的事情凡人躲避还来不及,没有谁敢来看这个热闹,现在在场的都是修天之人。

修真道上太平了几百年,正道休养生息,大小门宗、散修多如牛毛,这一场三堂会审,一线天早已传讯天下,邀请各路修士共做中正,这个面子任谁都要给,这场热闹更是一定要来看,各个门宗,宗主带着心腹高手、弟子,三山五岳,散修呼朋唤友结伴而行,此刻聚在浩荡台之前的,足足有数千人。

只不过,八大门宗、一线天、九九归一和其他一些有名号的大门宗将至,提早赶来的修士们谁也不敢卖弄神通浮在半空,全都老老实实的站在地面上。

三堂会审,定于辰时、日禺之刻,修士们早都停止了交谈,个个神态严肃,静立于浩荡台前,镇山之上一片肃穆,梁辛张望了一会,看不到琅琊的踪迹,当下也不再费力寻找,背着爹抱着猴挤进了人群。

修士里豢养灵兽的大有人在,可今天的场合特殊,他们全都把灵兽封在结印中,谁也没有放出来,现在看着梁辛模样古怪的挤进来,人人侧目,情不自禁的错动脚步,离他远点,免得一会等高人驾临,还以为自己和这个怪小子是一伙的。

距离辰时还有多半个时辰的时候,吱吱呀呀门轴响动,浩荡台的朱红巨门缓缓打开,两位国师之一的千煌和尚出现在众人眼前,躬身道:“会审之刻即至,还请诸位仙家进入浩荡台中等候,贫僧千煌,恭迎诸位法驾!”

措辞客气,语气和蔼,可声音却直透云霄,在半空里反复回荡,久经不散。

梁辛立刻认出了他的声音,回头对他干爹告状:“前天夜里,就是他用雷法轰我!”

将岸大模大样的点点头:“知道了!”

大群的司天监官员、差役在头前引路,修士们当然不会像抢菜的凡人那样一拥而入,秩序都好得很……

皇家神庙,气宇恢宏,梁辛混在修士之中,一路沿阶而上,穿过层层叠叠的楼阁台宇,向上走了足足有数里之遥,眼前豁然一亮,一座巨大的平台豁然出现在他眼前!

平台半人高矮,却足足方圆百丈,正圆形,由大块的青玉镶砌而成,四周雕刻着祥云灵山,千万福瑞,正是浩荡台的中心:大洪台。今天的三堂会审之处,便是这里。

现在进场的修士们自知没资格上台,纷纷散开,围着高台环绕而立。

大洪台上,已经搭起了三座审台,并无主次之分,呈三足鼎立之势。两位国师并肩而立,对着台下躬身施礼,自然少不了一番恭敬客气。在场的修士本来谁也不把两个国师放在眼中,可前夜中那片雷云的威力有目共睹,不少老成者都收起了轻视之心,趁着正主未至,也拱手还礼,打上几句哈哈。

终于,一阵钟声浩荡,响遍山峦,辰时已至!

就在钟声敲响的同时,天空里霍然响起一阵灵鸟长鸣,只见姹紫嫣红各色豪光,交织成一道长虹,从天角尽头扑卷而至,直直映射到大洪台中,旋即一片仙乐之声隐隐从天空传来,百多名器宇轩昂的修士,或催动法宝,或驾驭神兽,裹荡着煌煌天威疾飞而至。

这便是仙家气派,与凡间朝廷三堂会审,又岂能提早到场?

麒麟和尚踏上一步,对着赶来的重要人物躬身施礼:“弟子麒麟,恭迎诸位上仙法驾!”

提前到场的修士们也赶忙躬身施礼,乱乱哄哄的各自发喊,反正谁也听不清他们喊得是什么……

祥光一敛,云霞尽散,天空又恢复了湛湛青蓝,那些修士都已经落在高台之上。梁辛看的又羡慕又头大,虽然明知是大场面,可一下子跳下来一群人,他可分不清谁是谁,看看左右,琅琊不在,这次可没人给他指点介绍。

这一群人,除了五大三粗和一线天的人之外,主要都是‘九九归一’和另外十几个仅次于他们的大门宗首脑,因为地位崇高,因而得以与八大天门派来压阵的高手同行。

那些随行之人早有默契,落在高台上,对着几个重要人物施礼告罪,便下了大洪台,融入散修之中。

一转眼,高台上便只剩下了十几个人,一个满面红光的胖老道踏上两步,开口道:“贫道木剑,一线天长老会天字执事,拜见诸位同道!”

一线天八位长老,列成天、地、玄、黄、宇、宙、洪、荒八个席位,其中以天字位为主执,这次三堂会审,一线天的八位长老齐至,不过总不能八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一起来审案子,所以大小事宜,都由这个天字执事代表。

木剑说完,一线天里的其余七位长老也各用三言两语报上身份,随即退到了一旁。不久前金玉堂的顾碎死在铜川,那个位置又被补齐。

一线天退开之后,一个身着宝蓝道袍的矮小老道,踏上几步,比起木剑态度要恭谨的多,对着台下一躬及地,这才开口:“贫道朝阳子,东海乾山道掌门,乾山之事天下皆知,老道便不在多嘴学舌,只求诸位念在同道之谊,主持公道。朝阳子感激涕零!”说完,带领着身后的几位弟子,又是深深一揖。

随后,又有两个人彼此客套着,你谦我让的走上台前,一个穿金戴银浑身富贵的大胖子推让不过,当先开口,对着台下笑道:“在下顾回头,在金玉堂九位护法中列位第七,今日得见诸位前辈高人,荣幸之至,荣幸之至啊!”说完,便仰头大笑,果然是一副开心无比的模样。

另一个人是个三十岁左右,少妇模样的女子,长相一般,但口鼻圆润,透着一股端庄之气,对着台下微笑点头,说话之间却比着顾回头还要更客气:“晚辈秦孑,出身离人谷,见过诸位仙家!”说着,万福施礼。

一旁的顾回头哈哈笑着说道:“秦大家贵为离人谷三大祭酒之首,还要自称晚辈,可着实太客气了。”

台下的修士们不敢议论,但人人心中都有些惊疑,‘五大三粗’久不出世,这次三堂会审能惊动他们,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事了。可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虽然只有两家派了人来,但来人的身份却如此尊贵!

一个护法,一个祭酒,都是仅次于掌门的重要人物。

表明身份之后,顾回头继续笑道:“这次秦大家与在下,受八大门宗所托,来听一听这堂案子,事关重大我们不敢独断专行,这才通过一线天的弟子传书天下,广邀同道共做公证!待会审案时,有哪位有位异议,都可开口发言。”

秦孑也跟着微笑开口:“不过诸位还要讲个先后顺序,如果有什么话说,就请上台来讲,若是都在台下开口,这么多人……这堂案子可就没法审了。”

一众修士都跟着哄笑,梁辛却听的眼角直跳,这么多人,谁都可以上台说话?那就是说谁等开审之后,谁都能跳上去对着两位义兄指手画脚去审上两句?想到此,梁辛已经模棱起眼睛,虎视眈眈从人群里看开去,好像恨不得要先把敢上台的揪出来痛打一顿。

“另外,”秦孑顿了顿之后,又说道:“趁着这个机会,还有件事要和大家交代一下,等审过了案子,还请大家再稍等片刻!”

说完,两个重要人物对望了一眼,彼此点点头,也退开了。

趴在梁辛身后的将岸满脸的不耐烦,终于忍过了前面的一派唠叨,两眼放光的笑道:“哈,好戏开锣!”

因为顾回头和秦孑现身,台下的修士们除了还礼之外,谁都不能说话,此刻正一片安静,老头子突然怪笑了一声,惹得不少人都侧目而视。将岸哪会管这些‘闲杂人等’,倒是梁辛,翻着大眼珠子一个一个的回瞪,忙的不亦乐乎。

一线天的天字执事木剑老道,对着两位大洪国师道:“三堂会审,一线天与东海乾已至,请问国师,朝廷一方,又谁来出审。”

麒麟和尚颤颤巍巍的回答:“便由我们师兄弟,代表朝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,从山下远远的传递了上来:“大洪天朝,熙宗皇帝陛下驾临镇山,凡我大洪子民,速来迎接圣驾!”

哄的一声,镇山上下,乱成一团!

现在的镇山上不全是修士,别的不说,浩荡台中,司天监的差官上千,后山上,还藏着个青衣大营,这些都是大洪子民,驾前太监喊得明白,全都得下山去迎驾。

无论是司天监还是九龙司,谁也没想到皇帝会亲自来掺和这件事,两位国师面露惊讶,对望了一眼之后,麒麟对着千煌和尚无奈道:“我带人去接驾……你留下看守犯人,多加小心。”

大国师麒麟对着天下修士告了个罪,带着大群的司天监官员,乱哄哄的向着山下跑去,刚跑了没两步,正遇上指挥使石林领着一大群青衣乌泱下山。

国师与指挥使,本来是生死仇敌,此刻见面之下却都面露苦笑,带着自己的队伍下山去接驾。

尤其指挥使石林,心里惊疑不定,京师重地,九龙司世代经营,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立刻得知,可这次皇帝亲赴镇山,自己竟然没有收到一星半点的消息!

神庙之中,现在只剩下一大群修士,彼此相顾……大洪台上的高手,表情倒没什么变化,这些人最差的也是五步高手,心境如山,岿然不动。

梁辛回头,对将岸道:“爹,要不咱也下山看皇帝去?”

将岸伸手向着梁辛的后脑勺拍了一下:“皇帝有什么好看!那天晚上打你的和尚现在落单了。”

跟着,干爹对着留守的二国师千煌喝道:“前天晚上释放雷云的,便是你么?”

千煌抬头,望向将岸:“你是哪个?”

梁辛也迎上了千煌的目光,双方对望之下,他总觉得哪里有写不对劲,又盯住和尚看了一会这才恍然大悟,这个千煌,只用一只眼睛看着自己!

千煌的双目,竟然能够分别独立,左眼盯着梁辛,右眼盯着将岸。

梁辛突然想笑,心里琢磨,要是自己和干爹分开,一向左一向右,千煌该怎么办……

干爹将岸又把目光望向金玉堂和离人谷派来压阵的两大高手:“我与这和尚有私仇,想趁现在的空子算算旧账,你觉得怎样?”

秦孑一笑,伸手指了指身旁的顾回头:“一切都由顾先生做主。”

顾回头打了个哈哈:“我们俩只是受门宗差遣来听听案子,诸位前辈的私事可不敢干涉。”

将岸嘿嘿一笑,又望向了天字执事木剑老道:“一线天呢?”

木剑笑的挺客气:“咱们修道之人,切磋比试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一线天虽然爱管闲事,可多少也有些自知之明,不会插手的。”

麒麟、千煌以前只是无名的散修,外人只道他们道心不稳贪慕人间富贵,所以躲在皇宫里为帝王炼不老丹,谁也不会去注意他们。可随着乾山被炸,两位国师也被推到了前台,五大三粗当然会对他们有所怀疑,现在将岸要找千煌的麻烦,对于一线天等人而言,是个最好的试探,自然不会插手了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105章 雷云追袭 下一章:第107章 打死勿论
热门: 六迹之梦魇宫 陆小凤传奇 沧海4·周流万物(2017新版) 惊奇物语:超好看 书剑长安 大雪中的山庄 新疆探秘录之葡萄古城 无路可退的战士 雪国之劫 孩子们